陈清明

《血中涅槃 心向自由》世界观(大概是)

.
“蛰伏在黑暗里的社会。”
.
“没错,这就是一个金钱与地位的时代。”
.
2120年。
.
伯西波亚帝国女皇失踪,国内一片战争硝烟。
每个人必须投靠一个地位足够强大,且不易被撼动的组织以保全身家。
在战争中,有五大组织脱颖而出。
分别为伯西波亚帝国政府、“公正”科学院、佣兵团、街道不良组织和自由联盟。
.
.
帝国政府大肆宣扬着他们推选出的总统是公平为人民着想,而他还是女皇的亲弟弟。
女皇一向把家内各类事物掩藏的严严实实,除了父亲外都不为他人所知,以至于这个“亲弟弟”确实有几率存在。
有人坚信新成立的“政府”可以压制这场战争的蔓延,毅然投靠政府的怀抱;有人认为这会带来更严重的灾难而视“新政府”若蛀虫。
政府以“保卫国家保卫人民”的名号集结的大量优秀军人,其中当属“战神”和“军师”作为有名。
政府为了得到更多人民的支持而捏造了“将开放全帝国的自由时代”的口号而“自由使者”便是这“自由”的产物。
政府如同给人民洗脑一般,宣扬着自己手下的“最自由”,渐渐的,政府所在的那一片区域成了“自由区域”,无数人向往而难以到达,但“自由区域”中,却从未有过真正的自由。在这次混乱中,反对政府“假自由”的“自由联盟”如一棵树苗,渐渐的扩张开来……
.
“公正”科学院为政府手下的一部分,暗地中却打着推翻帝国统治、建立“绝对科学时代”的算盘。院长为一名人人皆知且称赞的天才科学家,副院长则为他的最佳搭档,是一名被称作天之骄子的武器研究员。
表面上,他们与政府之前的关系极其紧密,但实际上,之间已裂开一个无法填补的缺口,以其之大。
他们不屑于政府口中的“假自由”,也懒得对待自由联盟的真自由,他们只想有人将政府推翻,自己再以科学院名号与那组织合盟并用“科学无上”“科学使社会进步”的名号让这个帝国彻底步入“高新”时代。
.
佣兵团立于黑色的地带,那是一个完全与政府背道而驰的地带,佣兵团内的人不是杀人如麻,就是不怕死的疯狗,一旦接到自己心怡的任务,便会不择手段的去完成,干这行不需要太多智慧,但需要过人的勇气,和没有感情。
不能意气用事,不能徘徊在爱的边缘,需要的就去掠夺,不要的便一脚踢开,这就是佣兵团内的法则。
佣兵团内,战争是一切,力量是一切,强者可以得到弱者的一切,包括生命。
美约其名:死亡,才是真正的强者。
.
街头不良组织是一群街头混混组成,立于黑与白之间的灰色地带,其中以职业精通为准,形成了一个拥有严密秩序和强大能力的组织。
不论是政府、科学院还是自由联盟,都无比想要得到这群人的帮助,尤其是其中的王和专职精英,都是一等一的人才,但因这群人从小时便一起玩耍上学打架一起研究不同的职业精通,从而一心相接,虽然从不明说,但从未有人背离街头组织投靠其他的组织,其他组织也碍于他们的作用及其精通的强大而无从下手铲除。
每次会议隔一个月举办,每次王会与众人商议下一次所帮组织,只有众人全部同意,才会出手相助其组织,但是每个人的心不同,因此街头组织已许久没有帮助过其他组织了。
.
自由联盟是在政府大肆宣扬“最自由”时,悄然无声崛起的一个势力,由于他们与政府背道而驰,便被冠于“反叛者”的名号被打压,其中的首领称自己为“自由之神”,声称自己手中掌握着真正的自由,只有打倒政府,才能重获自由。
这是实话。这个“自由之神”才不过二十五岁左右,就接受了极其良好的哲学教育,西方式哲学与东方式哲学在他的大脑中碰撞,最终决定穿上战甲戴上面具,手持“自由之剑”,成为遭政府诬陷的“自由之神”,其手下的五名学生,是“自由之神”的最忠实拥护者,他们都不大,最小的才不过刚刚成年,他们都愿意用哲学同政府和愚昧的人民作战。
“自由之神”的拥护者从不畏惧诬陷,他们像小小的恒星,散发着自己微弱的光芒,企图照亮整个星系;他们有如行星,围绕着自己心中那颗最大的恒星——“自由之神”旋转,无怨无悔。
.
这五大组织,有着自己奇特的别称。
.
政府: SUNSHINE
〔阳光,也喻自己为太阳,要求其他一切以政府为中心日日夜夜的旋转,永远不得有半点差池,若有,即是毁灭。〕
.
“公正”科学院: EQUITY
〔公正裁决,表明科学院所说即是正确,绝不容许有人怀疑他们眼中的“绝对科学化”,同时蛊惑人心。〕
.
佣兵团: WARFARE
〔战争状态,意义为要求其成员必须时时刻刻保持警惕,不得有丝毫放松,因为他们是佣兵,永远嗜血热爱杀戮的佣兵。〕
.
街道不良组织: NEUTRALITY
〔中立,是全体成员全票通过的名字,表明不论是其成员还是王所想的都是委曲求全,不去投靠别人,宁愿苟延残喘也不愿成为别人的走狗,永远不去掺脚他人的冲突。〕
.
自由联盟:FREEDOM
〔自由,正是诠释了他们建立此联盟的初心,要打倒假自由,拥有真自由,绝不屈服于淫威和利诱,为自由而活,正所谓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,若为自由故,两者皆可抛”。〕
.

评论(1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