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清明

在那里,我看到了家乡。【重生.晓全员向.cp向】

三:
刚到达会议室门口,不出意料地听见背后传来飞段聒噪的碎碎念,鼬回头的动作刚做到一半,便听见“砰”的一声和飞段下意示惊呼出的“靠”。
扭头望去,只见直挺挺地以怪异姿势脸朝下摔了个狗啃翔的飞段和一脸看**表情看向飞段的角都。飞段狼狈地缓缓以僵硬动作撑起了自己,灰头土面的模样令鼬也忍俊不禁——看样子“复活”的飞段已经不停地跌倒了许多次了。
“刚有了身子,不太习惯,不太习惯...嘿嘿嘿......”
飞段不好意思地摸摸摔痛的鼻子,扯着角都伸出的地怨虞站直了身子,傻嘿嘿了两声以掩饰自己刚才平地摔的尴尬。
鬼鲛看着面前熟悉的一对搭档,憨厚而不失优雅的笑了笑,便转身抬手轻轻打开了会议室的大门。
会议室的桌子是圆桌,背对着门的两张椅子上一个是黑色长发炸毛,一个是棕短橙色漩涡面具。正对着门的两张椅子上是绝和没有轮回眼的“天道佩恩”,其身边是面带笑容的小南与正常身材的长门。
看样子只有艺术组没有到场了。
“抱歉,迟到了,是蝎旦那睡过头了。嗯。”
不一会儿,艺术组二人便出现在众人眼前,迪达拉如此说道,蝎迅速拉着迪达拉入座,并轻声告诉他不要乱说话,他难道不要面子的吗。
现在,鼬才完全看清了复活的人的情况。
从自己身边的宇智波老祖宗那儿看去,宇智波斑还是宇智波斑,只是脸上没了秽土转生的痕迹;身边那个漩涡面具的...鼬觉得应该是阿飞带土,因为宇智波带土大概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睡着;接下去是迪达拉,他没有什么变化,依旧年轻有活力;而红发的蝎...大概是拥有了人的躯体,才会感到疲惫而睡过头吧;红头发的长门——他们相视一眼,紫色的轮回眼对上红色的写轮眼,两人都轻轻笑了;至于小南,她似乎更年轻了,脸上是轻松的笑容;小南身边的橙发男子,虽然脸上的查克拉接收器并未减少,但他整个都仿佛一个小太阳,散发出一种朝气蓬勃的气息;黑白绝依旧是一个整体,但他从未感觉到黑绝身上有过那样的暖意;绝的右手边是飞段,飞段放松时的下垂眼和紫红色的眸子十分勾人心;而其身边的人才令鼬愣了一愣,竟一瞬间未认出那人——角都,帽子面罩统统摘掉的角都,黑长直柔顺的发丝自然披落,脸颊的伤疤竟也一点不突兀,鼬打心底认为这样的角都真的好看;而自己左手边的干柿鬼鲛还是那张鲨鱼脸,还是那个居家好男人。
鼬才环顾完一周,宇智波斑便缓缓开口:
“现在,‘晓’又回来了——!”

评论

热度(25)